最新公告 |

在上海滩的旋律中,许银川终于没忍住自己,边唱边哭。

这是他对过去生活的告别,一代棋神许银川在自己心中正式退役。

没有告别式,没有退役演出,许仙在抖音直播间200万粉时回首往昔,那么多金戈铁马,泪不禁来。

作为象棋棋手是沉闷的,赢了没有满世界的聚光灯,输了有无尽的酸楚。

象棋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法正式退役的体育项目,其他项目到了年龄自动退,体力、反应、速度,总有一项跟不上。

象棋有影响,但不致命,很多棋友认为,如果没有象棋软件这个外挂的出现,许仙说不定还在统治棋界。

许银川最喜欢的歌是上海滩,在不同场合唱过很多次,他这么谦谦君子,温文尔雅,为什么会喜欢上海滩这种打打杀杀的歌呢。

他的内心是崇尚征战的,只要有可能,他就将转千弯、转千滩,亦未平复此中争斗;又有喜、又有愁,就算分不清欢笑悲忧;仍愿翻、百千浪,在我心中起伏够;仍愿翻、百千浪,在我心中起伏够。

但是他不能了,这是一个属于年轻人和软件的时代,辛辛苦苦下了一整盘棋,不如一下布局套死,无法再用纯粹的棋的智慧追崇心爱的象棋,这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。

许仙没有败给其他人,败给了这个时代,败给了象棋软件。

1975年的许银川,没有留给他足够的时间接收新事物,对电脑一窍不通的他,常规的操作是靠妻子文静,对于儿子许文曦总是赞不绝口,国家的新时代靠你们了。

我等了三年,就是想等一个机会,我要争一口气,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,只是要证明我失去的东西,我一定要夺回来。

可惜,时代没有再给四十七岁的许银川机会,小马哥的这句话终究留在了心里。

想当年,四岁学棋,11岁进入广东省队,13岁获全国少年冠军,14岁代表广东队征战全国大赛。

16岁夺全国个人赛三甲,十八岁登顶棋王宝座,六次称霸全国至尊巅峰,长达二十多年等级分排在全国前两位,其中一半多以上时间排在第一。

憾山易,憾许银川难,巅峰时期,谁要是能赢许仙一盘,那就是莫大的新闻,无数奖杯都收入了许银川的门下。

许银川的太极神功以柔克刚,化有形为无形,震慑天下,鬼魅残功水滴石穿,现代象棋残局艺术奠基者和首席集大成者。

时光匆匆,四十年弹指一挥间,许银川看到了蒋川、王天一、郑惟桐,一批批新人的成长。

蒋川登上等级分全国第一时,当大家还在争论许银川和蒋川谁厉害时,许仙主动点赞蒋川是当时代的第一。

王天一夺得全国冠军时,许银川第一个发声,实至名归,郑惟桐的偶像是许银川,以许仙为模版,许银川一直激励他做更好的自己。

汪洋没有资格参加排位赛时,许银川将自己的资格转移给了汪洋,前者夺得四十万大奖。

看到后进们都成才了,站在了时代舞台的中央,许银川很是欣慰,蒋川在他的采访录中提及,11岁首次在家乡见到偶像许银川,得到许特指导的机会,可惜过于兴奋,很快就败北了,很是沮丧。

许银川看出了蒋川的心思,主动提出再指导一盘,两人战和,这坚定了蒋川学棋的决心,当时蒋川就打定心思“有一天,也要成为象许特大这样出色的棋手,那该是件多么伟大的事”。

许仙奔五了,人生长征路走了一半,似乎除了下棋,还没做过别的,纯人棋手的天花板,纯人时代的最后一个超级英雄,棋界宗师级人物。

许银川用他对象棋四十多年的独到理解,毫无保留的在直播间教给全国百千万棋友,同时开创许银川学堂,许银川棋院,许银川黄埔军校,为象棋的普及传承贡献全力。

对于许银川特大的触景生情,笔者很能理解,多年前,经常有幸在现场目睹许特的精彩棋艺,如今许特非正式退役了,笔者也因为重伤,恐怕很难再赴现场直播,2008年首次见到许特,已过去了十四年,现今回想起那些场面,夜深人静处,依会感怀无比。

浪奔、浪流,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;淘尽了、世间事,混作滔滔一片潮流;是喜、是愁,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;成功、失败,浪里看不出有未有;爱你恨你、问君知否,似大江一发不收。

那些巅峰,终究是回不去了,见证了许特一路走来的人,是幸运的,未来,我们依然会一直陪伴着他,他永远是大家心中的超级英雄,你永远不会独行!

(本文转载自象棋王子公众号)